首页 > 深读 > 随笔
逐渐干涸漾家河,永远潮湿着生命的记忆
时间:2019-04-16 10:07:43  来源:  作者:
 逐渐干涸漾家河,永远潮湿着生命的记忆q6y时空勉县
漾家河老了。老了的漾家河渐渐地失去了自己的水分,干燥的皮肤将自己赤红的筋骨暴露,在残留的水流旁,荒芜如同流干泪水的眼睛,冷漠而又孤寂。q6y时空勉县
漾家河在儿时的记忆中,是波澜壮阔的,那时候,河上没有稳定的桥,要到河对面去,除了绕很远走一座秋千般已经没有几块木板的铁索桥,其他的时候都是在河面上用几根木头用爪钉连在一起的简易桥,简易桥每年都要搭几次,每年都会被大水冲走几次。所以更多的时候都是趟水过河,河水很深,大人都齐腰了,小孩子也只能骑大人脖子。后来知道了,漾家河是长江最大的支流——汉江上游流量最大的支流之一。q6y时空勉县
漾家河在当地叫大河,所以当地也叫大河坝,那个时候的流量的确很大,时常都能看见很宽的河面很深的潭。上游的水流很急,因而有很多深潭,潭有多深,可能至今也没有几个人能说清楚,因为没几个人潜水到底的。大河坝的孩子在游泳方面形成了很鲜明的特性,离河近的从小在水边,也就有了很好的水性,而离河稍有点距离的,在大人的警告下对不知深浅的河潭心存敬畏因而也就成了旱鸭子。漾家河的水很清,因而很多深潭都能一眼见底,这也就对一些外来人造成了误解,以为没多深,一个猛子下去够他喝一壶的。有一句歇后语说:漾家河的石头——红的。红色的漾家河在夏天多少有些灼热,夏天在河里游玩之后,将弄湿的衣服往石头上一铺,很快就干了。q6y时空勉县
漾家河有很多鱼,各种各样的鱼。在夏天,站在水边,会看见大群大群的鱼在水中游荡,如果运气不错,还会碰见娃娃鱼。q6y时空勉县
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漾家河的水开始变小了,河上修了大桥,抄近道过河,也不需要涉太深的水,只需要在激流中下水走几步就可以了,后来有一天,当我在一群人涉水的时候直接跳到三米外的激流对面时,大家才知道,河已经很干了,用不着在那样重视它,用不着架桥、用不着涉水也都可以横渡了。q6y时空勉县
漾家河后来每到夏天都会出现大面积的干涸。干涸的时候,走在沙滩上,随时可以看见沙窝里的死鱼。干涸的沙滩在夏天炎热的季节里多少有些苍凉有些伤感。q6y时空勉县
忽然有一年,漾家河急剧干枯了,水流只剩下一半了,河边的水力加工厂已经无法运作了,才知道,漾家河源头,被南郑截流改道了,漾家河的主流缺了一半。q6y时空勉县
忽然有一年,娃娃鱼涨价了,大河坝有了很多娃娃鱼养殖户。从此,河里再也看不到野生娃娃鱼了,后来电鱼、毒鱼的多了,河里的鱼也罕见了。q6y时空勉县
干涸的漾家河就像一个干瘪的留守老妪,在养大了子孙之后,用自己空乏的躯壳坐守在家门口,苟延残喘却也无法盼到子孙的归来,更无法得到应有的反哺。q6y时空勉县
某年月日,下午,高考落第且不愿复读重新变成放牛娃的我,独自坐在上坡松林边,烈日当头,远远地看着被阳光灼烧的漾家河,想起自己暗淡的前程,想起自己会因前程破碎而夭折的爱情,觉得自己仿佛就是漾家河那些死鱼,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,只能用一种对水的渴望来寄托无法拯救的情殇,于是在随身带的那本诗集上写了一首诗《涸河》——q6y时空勉县
鱼的尸骸绝望着q6y时空勉县
大大小小的沙窝里q6y时空勉县
太阳孵化着卵石q6y时空勉县
干涸的日子q6y时空勉县

  生命变成一片死寂q6y时空勉县
只有那守望的灵魂q6y时空勉县
编制着对雨水的相思q6y时空勉县
关于这首诗的记忆陪我走过了很多年,关于漾家河的记忆也就走过了多少年。q6y时空勉县
多年了,漾家河留下的记忆在岁月的磨损中依然是那样清澈,干涸的河水仿佛依然在心头浸染,时光不留下河水的味道,岁月写不尽关于河水的沧桑。多年了,故乡镌刻在心中的声音没有像河水一样变浅,残留的流水依然在心中不断的流淌,风雨改变不了,自然衰老的摸样。我的漾河,流淌在我额头镌刻的沧桑,萧瑟,滑落进腮边无尽的怀恋,多美的记忆,我就这样一次次掠过,停驻在松林旁静静的聆听。我的漾河,干涸在我心中跌宕的牵挂,落寞,散乱在记忆中美丽的童趣,多好的时光,就这样遥远,合着河水轻微的太息,流浪的脚步,舍不得,流浪。q6y时空勉县
肃竹2014年4月7日17:30于西安q6y时空勉县
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dcnw.com/sd/sb/2019-04-16/8765.html逐渐干涸漾家河,永远潮湿着生命的记忆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 
栏目更新

网站首页 | 会员中心 | 18论文 | 肃竹时空 | 时空中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