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山
  望山PRc时空勉县
  多年了,我都在想象,山那边的景象。岁月没留下足迹,脚步也没能跨过云雾。PRc时空勉县
  多年了,我只是在这里遥望,远方的山脉,虽只在咫尺,却承载了多么遥远的梦想。PRc时空勉县
  脚步,从未抵达,人却已飞出了山外。离开山后,依然在想象,故乡的山阿,有多少近在眼前却又高深莫测,有多少岁月辗转却依然难舍难分。PRc时空勉县
  山的那边,有什么?PRc时空勉县
  小时候爷爷说的故事已经飞逝,只是传说中一条长长的路,在穿越数百里的原始森林,森林,布满传奇和想象,在多年以后,依然在云雾中迷乱。山的那边,有什么?PRc时空勉县
  故事落下来了。云依然在飞,山依然冥坐。我只是这个山里的一块石头,坐在这个角度想象山的另一边。我只是这个山里的一阵微风,从祖祖辈辈山农身上遗传了对山的依恋和叛逆。PRc时空勉县
  靠山吃山,我吃着山却想着出山,我出山了却又牵挂着山。山是一种姿态,亘古不变的讲述着山民的传奇,山是一种意志,绵延着山里人永远无法舍弃的牵挂。PRc时空勉县
  童年在哪,故乡就在哪。父母在哪,家就在哪。PRc时空勉县
  坐在这山的角落,看着远方横亘的山,猜测或想象山那边的风景。用多年来持续的思维静静的坐着——回来了,回家了,岁月逆反了,童年就这样坐在了山里。父母依旧年轻,爷爷也尚在人间,兄弟们尽情地在这山里徜徉……多好啊!PRc时空勉县
  一滴泪水就那样落下来了,回家却是意味着再一次离家。父亲依然默默地站在门边,母亲依然一边流泪一边大声叮嘱一边在身后慢慢走着。PRc时空勉县
  多年了,我都在想象,山那边的景象,但我还没有抵达,却已渐渐衰老。PRc时空勉县
  多年了,我都在这里想象,家的味道,和回家的路,在一滴泪水的散射中,云雾成永远无法离开的家。PRc时空勉县
  肃竹2013年8月31日摄于陕西勉县大河坝10月15日写于西安PRc时空勉县
PRc时空勉县